abc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从一人开始炼蛊成仙 > 第177章 无敌之姿(求订阅~求月票~)

第177章 无敌之姿(求订阅~求月票~)

 热门推荐:
    今日的苗疆,注定不会平静。

    自从蚩曜和罗英分别离开各自的村落以后,黑苗部和清河村的蛊师们虽然限于规矩无法近距离观察战况,但是当他们两个闹出一些毕竟大的动静时,也都会牵动两村无数人的心绪。

    第一次,是罗英初次引蛊搜寻蚩曜踪迹的时候,那遮天蔽日的蛊云,无论是黑苗部还是清河村都看得一清二楚。

    “小英丫头已经动手了。”

    大蛊师罗淑宁望着天上五颜六色的云朵喃喃道,声音中并没有多少喜悦和期待,反而更多的是担忧。

    “大蛊师,您就这么不看好小英吗?”

    旁边,一位中年蛊师好奇地问道,“就算是把我们几个放在小英的年纪,都不可能比她做得更好了,那个蚩黎的儿子……真有这么强?他今年才刚刚二十岁吧。”

    很明显,他是参加过之前某一次斗蛊的人选,而从他称呼蚩曜的方式来看,恐怕当初打败了蚩黎的人就是他也说不定。

    “唉……不好说啊!”

    罗淑宁叹了口气,其实蚩曜到底强不强她并不清楚。清河村与在蚩曜的一力主张下开始逐渐走出大山的黑苗部不同,她们依旧保持着封闭的传统,与外界交流极少,情报渠道也很不畅通。

    但是,身为大蛊师,整个苗疆目前最会玩蛊的人之一,再加上手里还有不少以前残留的通过蛊盅炼制出来的稀有蛊物,她当然有自己独特的判断依据。

    那就是,当时间越接近斗蛊之期,她心中那股不详的预感就越强烈。

    这可不是什么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之类不太靠谱的预感,罗淑宁是有一只真正可以预知危险的蛊物的,它的名字叫做心血来潮蛊。

    这段时间一来,心血来潮蛊的示警越来越强烈。而到了今天,它都快要把自己给累死了。面对这种状况,罗淑宁哪里能够不担忧呢?

    毕竟,她们是真的输不起。

    与清河村不同,黑苗部这边的气氛倒是颇为轻松融洽。

    虽然说,他们被清河村压制了这么多年,如今一朝翻身有望,按理说应该是一种想赢又怕输的心态才对。

    但是!

    谁让蚩曜年轻呢?

    就像清河村那边说的,蚩曜今年才刚刚二十岁,甚至都不是周岁。也就是说按照斗蛊的规则,像这样的比试,蚩曜还可以再参加两次。

    这次就算有什么问题,大不了吸取经验教训之后,下次再来便是了。

    把话说的更直白一点就是,他们输得起,也等得起。

    所以,当同样看到天上升起的五彩缤纷的蛊云之时,他们闲聊的话题可就轻松多了。

    比如,大蛊师狠狠地砸了一拳身旁的蚩黎,豪迈笑道:“我记得你小子当初参加斗蛊,连三天都没坚持到,就被人家给找了出来,是不是?”

    这话一出,顿时就引发了大家的谈兴。

    蚩黎平日里作为大蛊师之下的第一强者,儿子又是板上钉钉的下一任大蛊师,大家日常中还真没多少机会调侃他。如今既然大蛊师起了头,那么很多人就趁机落井下石了。

    毕竟蚩黎强则强矣,可是术业有专攻,再说了,这一圈人里面但凡参加过斗蛊的都是输家,谁也没比谁强多少。

    只听风蜈一脉的莫猊哈哈大笑:“蚩黎老哥这么惨的吗?我记得我当时可是让对方找了十几天呢!”

    黑苗部六脉之中,风蜈一脉的莫猊和圣蝎一脉的蚩黎同样是走强攻路线的,但是在力量和体魄上,他都不及蚩黎,平时对练也经常被打得鼻青脸肿,如今有机会,自然不肯放过。

    面对莫猊的嘲笑,蚩黎不屑一顾,“有本事你别钻地!”

    莫猊自己当然是不会钻地的,但是架不住他养了一条锯齿金蜈王,那家伙钻起地来比穿山甲都猛,莫猊就是靠它才能在清河蛊师的天罗地网中周旋那么久。

    “钻地那也是我的本事,你有本事也养一条啊!”

    莫猊轻轻抚摸着缠绕在自己身上的锯齿金蜈王,就像是在抚摸情人的娇躯一样,自豪地反怼道。

    蚩黎正待继续想说辞反驳,却听舒格阴阴一笑,仿佛是在自言自语,但声音却偏偏能让所有人都听清楚,“我当时可没有钻地,但也与他们周旋了超过十天。”

    灵蛇一脉,以诡诈见长,潜踪匿迹本就是舒格最擅长的东西,这一下蚩黎无话可说了。

    旁边的鲜青见蚩黎一脸郁闷,于是主动开口解围道:“那你们猜猜,这次小曜可以跟清河村的人周旋多久?”

    “这个嘛……”

    玉蟾一脉的乌桂摸了摸自己的大肚子,“怎么也应该比老莫坚持的时间更长吧!其实我觉得,他要是一直躲在地下不出去的话,也不是不行。不过那样就赢不了了。”

    蚩曜并没有将自己的手段全都捂得严严实实不告诉别人,所以他的蛊鼠会用地行仙的事情这些人都清楚。

    “我觉得这取决于他什么时候找到清河蛊师的位置。”

    舒格狭长的眼中闪烁着微光,“莫猊周旋了十多天,那是因为他只能坚持这么久,压根没有率先找到对方的能力。但是小曜不同,他想周旋多久完全取决于他什么时候摸清楚对方的位置。”

    他的话得到了大部分人的一致认同。

    对于能够长时间隐身地下的蚩曜来说,战斗的主动权是掌握在他手里的,什么时候战,完全取决于他什么时候转备好。

    这也是他们设身处地想出来的,胜率最高的办法。

    不过这时蚩黎却摇了摇头,“你们都错了。”

    “哦?”

    舒格抬头,不太相信蚩黎这个满脑子都是肌肉的家伙居然能想出比自己更精妙的办法,“你的意思是?”

    “赢,就要赢得霸气,酣畅淋漓!”

    蚩黎仰头灌了一大口烈酒,“小曜肯定跟我一样,不会选择隐藏的,他会一路横碾过去,以无敌之姿直捣对方巢穴!”

    听了蚩黎的话,大家仿佛也都在心中勾勒出这么了一道无敌的身影,热血渐渐燃了起来。

    说到底,最能点燃激情,引起共鸣的,还是最直接的肉体和力量碾压!

    而此时,他们心目中的无敌身影,刚刚停下了跳大神的动作,缓缓睁开了自己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