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春上锦绣娇 > 第三百五十章 十日之期

第三百五十章 十日之期

 热门推荐:
    “老子就偷袭你了,你能把我怎么了?”

    李子恒骂了回去,“敢对晏夫人出言不逊,信不信老子揍死你!”

    郭起一脸不屑,“成啊,等我打仗回来,再来与李将军决一死战!”

    顾朝曦忙在边上打圆场,“两位,军营之中皆是兄弟,大敌当前,咱们应当保存实力同鞑靼决一死战,不可兄弟相争!。”

    明容也是无语,朱绍严说对了,只怕这位郭某人也是个不吃到亏,不知厉害的。

    李子恒哼笑,“郭起,前头做过什么缺德事,当着晏夫人的面,自个儿说一说!”

    “什么?”

    一听到李子恒的这句话,郭起眼神也不再锐利,忽地闪烁起来。

    李子恒也不等有人阻止或向他追问了,直接朝着明容道:“当初你掉进冰河之中,便是这家伙使的坏。晏将军后头要揍他,被赵崇光挡下了。今日听到郭将军活不久了,想来正是老天的报应来了!”

    明容这才想起,当日她掉进河里,可不就是有人骑马踩碎了冰面,这种事有哥哥他们解决她也不需要操心,后头一忙起来还真忘了这事,没想到原来就是这家伙。

    “这么说吧!”

    明容虽是不悦,也没准备计较,如今场面一触即发,这会她也不能再火上浇油了,所以不能说对方是故意的。

    “李将军,你这是在咒郭某呢?”

    郭起脸拉了下来,“我不过说了句实话,就得了这般狠毒的诅咒。我这就生了这么一点小病,也能被诊断成是快死了,做大夫的这般虚张声势,这医术……教人不敢苟同!”

    “郭将军,无论你信不信,你手上这小疔若不赶紧医治,确有性命之虞。”

    明容到底被气到了,一番好心被当成了驴肝肺,还闹得让她难堪,这人真是不可理喻。

    顾朝曦也是哭笑不得,索性朝明容递了个眼色,拉上郭起便走。

    “女人就是不能当大夫。”

    郭起还在抱怨,“咱们这再让她这么搞下去,大伙还没血染杀场,就被个女人弄死了!”

    “站住!”

    明容这回是真怒了。

    顾朝曦先停住脚步,倒是郭起哼了哼,“晏夫人有何指教,难不成是要说,之前的确看错了病,今天就是我的死期了?”

    “郭将军,还请你别忘了,令堂也是女人,你的命也是女人给的,你有什么资格看不起女人?”

    明容淡淡地道:“十日之后,还请郭将军想想我今时所言。”

    “只能活十天?”

    李子恒还在旁边起哄,借着明容的劲头再挤兑郭起两句。

    郭起知道闹起来对他没什么好处,翻了个白眼从顾朝曦手中抽出胳膊,昂首阔步地走了。

    “你甭理他,十日之后,这家伙自己不死,我替你把他干掉!”

    李子恒越说越乐。

    明容却瞧瞧李子恒,“你以为我在吓唬他?”

    李子恒一脸不信,“还是真的?”

    明容摇了摇头,“替我同爹爹说一声,我自个儿回长平关,让他不必担心。”

    李子恒一笑,“忘了同你说,郡王这会儿走不开,让我护送你回长平关。”

    赵郎中的屋里,明容一边替他按着腿,一边抱怨,“我本敬佩他们,危急时候来到蒙北,一腔热血要为大周守护疆土,未想到竟都是些不识好歹的,本好心是怕他们染上疠疾,才会万般小心,结果倒落下那么多埋怨。”

    赵郎中听得却直笑,“武……夫……”

    “果然,武夫就是不知好歹!”

    明容嘟囔道。

    她在外头,很少发这种孩子脾气,只这会儿到了师父跟前,实在忍不得了。

    “你回来了?”容颜跑了进来。

    明容明知故问,“我同李子恒一块过来的,瞧见他没有?”

    “提他做什么,被我爹爹叫去了。”

    容颜语气不屑,好似提起这个人就是在浪费口舌,脚步飞快的到了明容跟前,低头仔细瞧了个遍,“瞧着脸都瘦了一圈,可是忙坏了?”

    提到在军营的日子,明容眼睛都亮了起来,“累是有一些,可大家伙都高兴呢,尤其前日开始,已然没人再被送进伤兵营了。”

    那帮武夫不明白其中究底,军营里自是有明白人。便是赵崇光手下几位将军,还特意过来谢了明容,只说还是女子心细,这转悠着就看出了其中端倪,还给了解决的办法。

    好吧,明容这会怒气再营里已被消磨完了,也不想多说什么,这事便丢开了。

    “好……”

    赵郎中拍拍床沿,也是一脸的高兴。

    “师父,等那边好了,我便留在长平关,全力替您把病治好,等到春暖花开,您就没事了。”

    明容说着,拍拍赵郎中的手,“不过,我这会儿得赶回去了!”

    走之前,明容和大夫们说好了,她当日走,当日便回。

    “这么急着走啊!”容颜一脸的不舍。

    明容站起身,“早说了不让李子恒过来,这会我还得找他。”

    有脚步声传来,李子恒一下冒了出来,“城门已经封了!”

    “为何?”

    “怎么回事?”

    明容和容颜异口同声地问道。

    “鞑靼那帮杂碎,居然打起了长平关的主意,估计是想要趁咱们不注意想直接攻城,可能很快就打到咱们这了。”

    ----------------------------------------------

    天色已晚,长平关却失去了往日的平静。

    将军府的前院,明容跑了过来,看见容颜正带着人往外走。

    容颜已然披了一身铠甲,身上背着一把弓箭,一副武装像是要去参加战斗了。

    明容还未见过她这副派头,知道她准备上去杀敌,可她已经多年未练如今直接上去也是不妥,于是上前问道:“你去哪去?”

    “做好准备,若前头人倒下,我们后头人的也不能坐以待毙,一定要准备能立马顶上,无论男女老幼,绝不让鞑靼人夺了咱们家园!”

    “我跟你一起!”

    明容过去道:“我不会打仗,不过我把药箱带来了!我帮你们救治受伤的人。”

    容颜这时站住,神色中是从没有过的严峻,“你还是回去陪着赵郎中吧,放心,但有我爹爹在,这长平关绝不会丢!”

    毫无征兆之下,长平关竟被鞑靼人包围了。

    此时长平关的兵马已在三处城门布好,随时就要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