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穿越大唐秦长青 > 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 女大不中留

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 女大不中留

 热门推荐:
    []

    “那倒不至于。

    ”

    “没劲儿。

    ”秦侯爷丢掉手里的烟,“那长乐公主出来,你拦着不?”

    “这……”李德铠对着身后的羽林卫招招手,“陛下口谕怎么说的来着?”

    “陛下口谕,严谨秦侯爷进入李府,严谨平西侯爷府的人进入李府。

    能进入李府的男人只能是太医署的署官。

    ”

    秦侯爷笑眯眯的掏出自己的一枚印信,“巧了不是,本侯身兼数职,太医署的署官就是其中之一。

    ”

    “……”李德铠狠狠瞪了一眼那名羽林卫,然后脸上堆起笑容,“哥,别闹!”

    “逗你呢。

    ”秦侯爷收起来印信,“你在琢磨琢磨陛下的口谕,没说不让丽质出来对不对?”

    “……”李德铠:“哥,你这么玩文字游戏真的好吗?”

    这时候,门打开了。

    高阳公主和清河公主扶着李丽质出来了。

    羽林卫们,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李德铠。

    虽然说是皇命难违,但大家都不傻,这是皇帝的家事。

    哪怕秦侯爷真的抢走李丽质,充其量也就是在大理寺的牢房关几天,所以天塌下来李德铠等着。

    “殿下,末将职责所在,只能远观,还望见谅!”李德铠对着李丽质一拱手。

    李丽质也没难为李德铠,只是站在门口没在向外走。

    秦侯爷就站在对面,两个人相互静静的看着。

    “散!”

    李德铠一挥手,羽林卫主动的散在两侧,把这个空间交给了秦侯爷和长乐公主。

    小时候的事情,在两个人的脑海中若隐若现。

    秦侯爷看着俏丽的身影,嘴角缓缓露出笑容。

    “好好养病,不要多想,等我为你铺十里红妆!”

    “嗯!”李丽质重重的点点头。

    “等我!我不会让你在受苦!”

    秦侯爷说完,李丽质的眼泪开始在眼圈打转,但脸上却笑面如花。

    “不苦,只要能看见你就不苦!”

    唉!

    高阳公主叹了一口气,李丽质是一个值得疼的女人。

    但可惜啊,造化弄人,也不知道秦侯爷和李丽质到底能不能看到希望的曙光。

    “我是不是连累你了?若是我生在寻常百姓家,就不会有如此阻碍。

    ”李丽质眼里都是浓浓的情谊,“我已发下毒誓,如若再回赵国公府,我就服毒自尽!”

    “没必要,因为畜生死了不值得。

    你不想回去,我就能让你不回!你若想和他撇清关系,我就能让你们离婚,一切有我!”

    “嗯,我信你!”

    相聚的时间很短,秦侯爷也不敢真的和李世民玩文字游戏。

    也没给李德铠填太大的麻烦,两个人深情的对望之后,秦侯爷让人收回风筝,离开了李家庄。

    秦侯爷在玩火,所有人都这么认为。

    或者说,搅合李丽质和长孙冲离婚,就是在作死。

    李世民也彻底坐不住了,儿时的一句戏言,这两个人怎么就当真了?

    坐着马车,来到了李家庄。

    看着面容憔悴的李丽质,李世民心里一疼,亲闺女到什么时候都是亲闺女。

    “病好些了吗?”李世民露出慈爱般的关怀。

    “好多了,常乐说再喝下几副汤药,就可以去骊山静养了。

    避开花粉期,几年之内都不会在犯病。

    ”

    “朕记得你母后在骊山静养一个月,就康复了。

    ”

    李世民努力让自己的表情好看一点,“病好了就回赵国公府吧。

    结婚十余载,不能说毁了就毁了。

    就算是长孙冲在怎么不对,看在孩子的份儿上,也该回去。

    ”

    李丽质没说话,但脸上露出来的全都是怨气。

    李世民有些失望,“丽质,不是父皇逼你,而是你和长孙冲离婚,不是在打长孙家的颜面,而是在打父皇的颜面。

    ”

    李丽质依旧没说话,而是抬头看着李世民,目光有些可怕,就好像来自地狱的恶魔。

    在李世民的印象里,所有的子女之中,就属李丽质最温婉,因为是长孙皇后亲生,李世民对其更是疼爱有加。

    但是在想不到,亲闺女居然用那种仇视怨恨的目光看着他。

    一时间,李世民就感觉自己这个父亲做的很失败很失败。

    “皇权是重要,但作为皇家子女,我该做的已经做了,现在我要做我自己。

    我不要生活在那个牢笼,我不要每天长孙无忌见到我行礼,我不要长孙冲每次喝多了就骂我冷淡,骂我不懂妇道,我不要……你作为父亲,是再一次把女儿推进火坑!”

    李世民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长孙冲到底那里不好?让你如此嫌弃?”

    “所托非人,抱憾终生,难道就不是火坑?”

    “放肆!”李世民狠狠一拍桌子,“谁给你的胆子,敢和朕这么说话?”

    “命都要没有了,还有什么怕的?”

    “丽质,父皇知道你不甘心,但你不能改嫁,你……”

    “父皇,母后为何没来?”

    “这……”李世民一阵语塞,“你母后和兕子去了晋阳,想看看兕子的孩子。

    ”

    “呵……”李丽质哑然失笑,嘲讽的看着李世民,“父皇,母后这个时候走,就是不想管这事儿了,你为何如此执着?”

    既然已经把话说道这个地步了,李丽质也缓缓支撑起身体,靠在榻上,“父皇,儿臣肯定要离婚,再嫁只嫁秦长青!”

    李世民目光阴沉,脸色铁青,空气中都似乎散发着一股子阴冷的气息。

    李世民的双目死死的盯着李丽质,“有志气,不愧是朕的好女儿。

    朕在问你一次,回不回赵国公府?”

    “不回!”李丽质咬牙说道。

    “好,说得好,真是朕的乖女儿啊!”

    李世民的拳头攥的死死的,几乎送牙缝里挤出来一句话,“那朕在问你,如果秦长青变成一个死人,你当如何?”

    “他若死,儿臣不独活!”

    李世民猛地站起身,冷哼一声走出房门。

    “李家庄,范围内,禁止出现平西侯爷府的任何人!”

    出了李府,目光阴沉的看着李德铠,“你们的脑子没他转得快,这次他玩文字游戏,朕不与你计较。

    再有下次,朕决不轻饶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