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富从品牌大撕开始 > 第30章 我这助理真变质了?

第30章 我这助理真变质了?

 热门推荐:
    落日黄昏撒在黄浦江,波光粼粼的水面映照着全玻璃外墙的熙铂酒店顶楼,这个高度即使没拉窗帘,也无心担心外面有人看到里面在干嘛。

    小助理跪在床上,毛巾裹着冰块在给林澈进行冰敷。伸手挽了挽垂下来的耳发,俯身轻声问:“腰还疼吗?”

    “比刚才好太多了,肖萧我发现你真不错。”

    “知道我好,你还一天天的就知道扣我工资。”

    背着林澈做了一个埋怨的怪脸。

    林澈抬手止住,微微侧身,看着她已经恢复甜甜笑容的脸,说:“肖萧你摸着良心说,我虽然工资扣了,但是加班费我可给没少给。”

    “那你说,我是不是还要感谢老板仁慈,给了肖萧每天晚上加班的机会喽?”

    “感谢的话就别说,用你的实际行动证明给我看就行。”

    林澈拍拍她大腿。

    肖萧把他的手拉开。

    “老板这样真不好,我妈还天天催着我相亲,你又有女朋友,我天天晚上加班,然后第二天又去相亲,你觉得这样对相亲男士,好吗?”

    “有什么不好,我欺负过你吗?我对你做过什么吗?”

    “没有。”

    “所以说,纯睡觉,只是…睡友。”

    “你”

    肖萧奶凶奶凶的握拳要打,脚步声传来,立刻恢复正色,低头继续冰敷。

    咯吱

    曾操直接推开卧室门,“嘿嘿,我突袭看看你们有没有在干什么坏事。”

    林澈:“……思想别那么龌龊,我和肖萧是正经老板和助理关系。”

    肖萧:“老板我觉得曾操不符合企业文化,容易把我们公司带骗,你把他开除了吧。”

    林澈:“有道理。”

    曾操:“喂喂喂,你俩这一唱一和的,还挺像夫妻的。”

    林澈:“ok,你不用开除了。”

    曾操:“哈哈哈。”

    肖萧:……

    “给,云南白药喷雾剂。”

    曾操扔到床上,肖萧拆开查看说明后,对着受伤部位喷了喷,又轻轻的揉。

    “不要命了,幸好闪了腰,要是被马踩一脚,还不得残废。”

    曾操坐在旁边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对于林澈和助理肖萧的那点破事,懒得搭理。

    林澈:“当时情况紧急,顾不了那么多。说到底还是大学时期天天坐着打游戏太久造成的,所以从明天开始你陪我一起做运动。”

    曾操:“你女人在床上,你让她陪你一起做流汗运动更合适。”

    肖萧:“曾操你再敢胡说,信不信我撕烂你的嘴!”

    “行,我闭嘴,我胡说。”

    曾操关门离开没一会,刘斌来了,很礼貌的敲门,获得允许之后开门进屋。

    站在床边,看着肖萧跪式服务在帮他按摩,纯羡慕。

    “林总你好点了吗?”

    “有肖萧在,好多了。你找我有事吗?”

    “下午你出去之后,陈会长来过一趟,邀请你出席去江宁商会的活动,林总你去吗?”

    “江宁商会?”

    林澈想了想,作为江宁企业家在外地打拼,有个商会活动互相帮助确实不错,“噢……去吧,看看那群老乡。”

    “嗯,那我就去回话了。”

    刘斌关门离开。

    ……

    林澈让肖萧扶他起来。

    “你要干嘛?”

    “尿急上厕所。不用你扶,我能行,嘶,刚才还没现在疼,怎么现在更疼了?”

    “兴奋,恐惧,紧张等刺激肾上腺素激素,让你心跳加快,血管扩张,并且会被快速的传导到你的肌肉里,你的反应速度变得更加敏捷,你的大脑变得兴奋同时感觉不到痛苦,这一切都是身体为了帮助你应对危机而产生改变,而当危机过后,伴随着激素水平的逐渐消退,疼痛感也逐渐随之而来.。”

    肖萧抚了抚眼镜,傲娇的说。

    林澈竖起大拇指,“哈佛的学霸果然厉害啊,屈才了屈才了。”

    “哼,那当然,我选修的就是神经课。”

    她继续傲娇。

    林澈把她楼近了点,凑近耳朵问,“所以……要止住腰疼,必须刺激肾上腺素,对吧?”

    肖萧没有推开他,只是白了他一眼,带着劝诫的口吻,踮起脚尖在林澈耳边轻声细语的说:“……老板你觉得你的腰现在还能动吗?”

    她还故意挑逗。

    一笑。

    “我可以不动的,你动就可以啦。”放在肩上的手,挪到腰上。

    肖萧依旧风轻云淡,“老板,你刚说了,我们是纯上下级关系,你这样真不好,潜规则女下属,可是违背企业文化的。”

    林澈笑了。

    就这种暧昧挺有乐趣。

    “害,开个玩笑,快扶我进去上厕所,真憋不住了,你把我当成病人就行,我都这样了,我还能乱来吗?快点,要不然真尿裤子了。”

    嗤

    肖萧嗤的一声被逗笑了。

    “老板你越来越过分了。”

    搀扶林澈走进卫生间。

    “扶住。”

    “我扶住你的啊。”

    “不是扶我,是扶它。”

    “……”

    呼

    肖萧感觉浑身燥热。

    不行了。

    这样下去,我这助理真变质了。

    ……

    晚餐。

    厨房按照肖萧指定的菜品送到林澈的餐厅。

    林澈、肖萧、曾操。

    主题是庆祝曾操加入熙铂。

    林澈特意让肖萧提前醒了一瓶拉菲红酒。

    举杯碰杯,肖萧从曾操忆往昔大学时光中了解到身边这个男人的另一面。

    某一刻听到曾操说林澈玩乐器贼溜,于是起哄让林澈露一手。

    “很久没弹了,弹得不好别笑话哈。”

    林澈让肖萧扶他到客厅摆放的钢琴旁坐下。

    活动十指,放在按键上,想了想,闭上眼睛,按动白键弹奏起来。

    情生意动。

    夜晚的魔都黄浦江旁,五星级酒店顶层。

    一曲《致爱丽丝》犹如涓涓细流,代入进林澈营造的意境中。

    肖萧举着手机录着视频。

    肖萧觉得他是个谜,有时候粗鲁,不按套路出牌,有时候有特别大男子主义,此时弹钢琴的模样,又特别绅士柔情。

    果然,渣男都是多人设的。

    听得如痴如醉,看得也如痴如醉。

    琴止音停。

    “肖萧,我说他弹钢琴不错吧,你还不信。”

    曾操举着红酒过来。

    “还不错,给你录了视频,发给你了,你可以发给你女朋友欣赏。”

    她发完视频,举手说:“我在哈佛的时候,取的英文名就叫爱丽丝。”

    林澈一笑:“真的吗?那这首歌就送给你了。”说完,发送成功视频到刘巧巧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