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富从品牌大撕开始 > 第15章 聪明人

第15章 聪明人

 热门推荐:
    清晨。

    林澈坐在卧室的沙发上,手里握着一块撕碎的布料,仅仅只是巴掌大一块的布料,屋子里没有其他多余的。

    “安语晨扶我回房的?”

    努力回想,只记得是有一个人扶自己回屋,剩下的事情不记得了。

    也不记得那位好心人。

    但是能肯定一点的是,昨晚没发生什么,因为现在有点蛋疼。

    被踹了一脚。

    能确定一点这块布料就是安语晨昨天穿的那套碎花连衣裙上的。

    为何只有一块?

    扯了扯,布料很结实,手撕不太可能,除非是禽兽。

    屋子里多了一块布料,少了一张浴巾,林澈大致能推断裹着浴巾逃跑的大明星安语晨,“咋就那么不小心,被门把裙子夹坏了。”

    摇了摇头,只是有点晕,倒也不疼,果然茅台不上头。

    叮咚!

    林澈开门,服务员推着早餐,放在餐桌上。

    “肖萧呢?”

    “喝醉了,还在房间睡觉。”

    “噢,昨晚喝得挺多的吧?”

    “你走后,肖助理说要帮老板你报仇,所以把刘总他们全部喝趴下了。”

    “厉害,待会她醒了,就给她说,今天不用上班,好好休息,放她一天假。”

    “嗯。”

    服务员推着推车关门离开,林澈坐在餐桌前,一边欣赏黄浦江的清晨,一边吃着早餐,很爽。

    【林澈,第一天上班,加油!】

    刘巧巧发来微信。

    【你也一样,加油!】

    说来惭愧,我五星酒酒店吃早餐,她在帝都啃包子挤公交。

    摊牌?

    暂且不了,等过几天去帝都,再给她惊喜。

    【好好上班,过几天我来帝都看你】

    【等你,(飞吻)】

    叮咚!

    “进来。”

    “林总早。”刘斌关上门,走到餐桌前笔直的站着。

    “吃了吗,没吃坐下一起吃?”

    “谢林总,我刚来的时候吃了。”笑呵呵的回答。

    “哦,有事?”

    “您先吃,吃完了,我再说。”

    “不用,你说吧。”

    林澈吃着早餐,刘斌打开文件,把事情大致说了一遍。

    林澈仔细听了一遍,无非就是“要钱。”

    上季度的广告投入到期了,现在需要进一步拓展广告,招揽客源入住熙铂酒店。

    外滩这块五星级酒店太多,不推广、不打广告、不在网上搞什么网红打卡地,不行的。

    “行,找财务拿钱。”

    林澈在文件上签字审批800万。

    对于熙铂酒店的营收状况,自己卡上的5000多万,是去年的一年的净利润,其实在酒店行业已经相当高了。

    但是,五星酒店犹如雨后春笋一样,林澈不敢保证今年会不会有5000多万的利润,说不定今年2000万都没。

    所以,一家公司不行的。

    而且自己还要花钱,越有钱,花钱就越多,哪知道猴年马月才能赚到1个亿。

    按照另一家百达翡丽的收益来算,林澈目前是百达翡丽的唯一合伙人,占了30%的股份,系统和百达翡丽签订的合同来看,这30%只占了东亚版块,主要是中日韩以及新加坡。

    非得流油,买百达翡丽犹如买白菜一样的阿联酋那些地方,都不属于林澈的。

    林澈能理解,人家只抛售30%,不可能全部给你平分利润,自然是肥的流油的地区他要留着。

    系统其实只是帮我捡了个漏。

    受疫情和停工影响,公司亏损严重,不得不要招个股东,打开大陆的销路,所以林澈很荣幸。

    按照销售额来看,中日韩和新加坡地区其实已经很赚钱了,至少是极限年产6万多字的情况下(必须保证产量,不可太多,也不可太少)。

    按照30万一支,一年分10000在林澈手里卖,年营业额就是30亿。

    分红下来,净利润一年给林澈带来两三个亿,是没问题的。

    终有一天,我林澈要彻彻底底的把百达翡丽这个价值千亿美金的品牌撕掉。

    目前大陆的源邸太少了,就魔都帝都两家,那么多富豪,哪里够啊,白花花的钞票都被劳力士、江诗丹顿抢了,太划不来了。

    现在。

    林澈有权利想在哪儿开源邸就在哪儿开。

    “去忙吧。”让刘斌去忙,林澈冲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准备出门。

    刚关门,就看到2808房门也关上。

    林澈望过去,穿着一身休闲装的安语晨也望了过来,带着礼貌的微笑走了过来。

    果然,实力派演员就是厉害。

    “林总。”

    “安小姐。”

    “林总这是要出门吗?”

    “嗯,去一趟百达翡丽,有空吗一起逛逛?”

    电梯门打开,两人走进去。

    安语晨犹豫了一下,“正好我也去那边有点事,就一起吧。”

    安语晨是有私心的,毕竟人家是百达翡丽的老总,她作为一个靠演戏、靠广告赚钱为生的明星,自然是想混个脸熟,万一找我代言呢?对吧。

    没有人和自己的事业作对。

    安语晨像个没事人一样,心里却想着他应该真不记得了,也好。

    本身就是举手之劳,虽然当时他有点过分,但是我踹了他一脚,相当于扯平了。

    想到这里,余光瞄了一眼,应该不会有事吧?

    狭小的电梯,并不尴尬。

    只要自己觉得不尴尬,尴尬的就是电梯。

    门口,林澈让司机开来幻影。

    “林总平时就坐这个?”

    “不,你昨天看到我都是步行过去的,现在太阳大,坐车过去……你是大明星,当然要给你配豪车。”

    “林总真会说话。”

    路上。

    林澈只是问了一些对演戏好奇的事情,只字未提昨晚冒犯的事。

    安语晨也不说,只是回答林澈的好奇。

    林澈对这个安语晨的好感颇多,主要是觉得这个女人很好,若是某些有心计的女人,估计会拿昨晚的事做文章,捞点好处。

    但她没有,她只当默默无闻的好人。

    林澈反思,现在身份不同了,做事必须谨慎,以后尽量不喝酒,就算是喝醉了,最好让肖萧扶自己回房休息。

    谈笑之间,安语晨在审视林澈,很好的一个年轻企业家,昨晚喝得那么醉,现在还早早的起来去工作,态度很好,有钱有认真的男人,最有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