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富从品牌大撕开始 > 第14章 茅台背的锅

第14章 茅台背的锅

 热门推荐:
    “老板空腹喝酒对身体不好。”肖萧夹了一块扇贝到林澈餐盘里,低声道:“那么多人敬酒,你也不知道拒绝,喝醉了怎么办?”

    林澈笑了笑,放下酒杯,看看身边贴心的小助理,再环视一圈偌大的宴会厅上百号的员工,岂能不开心?

    一种自豪感油然而生,男人的魅力也由内而然散发出来,吸引着会场所有下属。

    “醉的确是有点醉了,不过今天第一次聚餐,多喝点没事。”

    林澈今晚一直喝酒,几乎没时间吃东西,此时坐下来,品尝一下自家厨师的厨艺。

    “嗯……”林澈吮吸两口扇贝,满意的点头,“这扇贝汁多味美,粉粉嫩嫩的,一口吸上去,汁水横溅,不错啊。”

    “林总……”这时候,又有人举杯走来敬酒,肖萧起身,手按住林澈的手,“少喝点,我替你喝。”

    肖萧倒了一杯酒,“林总刚才喝太急了,这时候有点晕,罗经理,让林总吃点东西,这杯酒我替他喝。”

    林澈吃着扇贝,“老罗,肖助理替我喝一样的。”

    作为董事长助理,工作就是为老板分忧,喝酒自然是工作的一部分,不会喝酒的助理,不是个好助理。

    “是是是,杯我先干了,肖助理随意。”

    老罗一饮而尽,杯口朝下,示意干了。肖萧也一饮而尽,同样杯口朝下。

    “肖助理真是好酒量啊。”

    老罗一走,其他人又来,肖萧来者不拒,全部拦下,代替林澈喝酒。

    刘斌看着豪饮的肖萧,对林澈说:“老板别担心,肖萧一斤半的酒量,喝不醉的。”

    肖萧醉不醉,林澈不知道,反正他是酒精上头了,有点晕乎乎的。

    中途林澈又喝了两杯,有些酒不好推辞。

    熙铂酒店、百达翡丽均收入旗下,心情大好。

    现在的确是喝到极限,喝不下了,再喝就要吐了。

    滴滴滴

    林澈看到是刘巧巧打电话来,于是起身对肖萧说:“肖萧你代替我把他们灌醉,特别是老王,跳的最高,一个劲的想灌我。”林澈笑着打趣道。

    老王笑道:“老板我可没灌你,就是高兴。”

    “哈哈哈……少废话,肖萧给我收拾她。”林澈拍拍肖萧的肩膀。

    “确定不需要我扶你回去?”肖萧看着醉醺醺的林澈。

    林澈摇摇头,“不需要,大伙儿都在,你代替我,免得扫兴,我自己回房就行,你也少喝点。”

    “嗯。”肖萧点头的时候,眼睛看着林澈手机上显示的是【刘巧巧】。

    女友?

    肖萧好奇,但不八卦老板的私生活。

    只是搀扶林澈到宴会厅门口,看着林澈有点飘飘然地往走廊那头走,倒也不担心林澈会走迷路,毕竟迷路了,服务员也会搀扶他回房。

    林澈一走,宴会厅气氛更加放肆,所有人开始背后猜测老板到底有多少钱。

    ……

    走出宴会厅,林澈扯了扯衣领,在走廊上的沙发上坐下,调整呼吸,接起刘巧巧的电话。

    目前的林澈思想很单纯,单纯的认为自己既然有钱了,刘巧巧也占据自己的内心,和大学时候一样,浪而不花,会一直保持只喜欢刘巧巧的初心。

    至于会不会被纸醉金迷的日子所腐朽堕落?现在的林澈斩钉截铁的肯定不会。

    社会这个大染缸,林澈觉得自己只会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女人有搞钱香吗?

    老子只想搞钱,成为世界首富。

    ……

    初心,纯真。

    刘巧巧便是了。

    聊了一会儿情侣之间的趣事,刘巧巧依依不舍的挂断电话。

    此时茅台的后劲彻底上头了,林澈感觉身体都软了,就靠在沙发上昏昏欲睡。

    熙铂酒店大门口。

    出租车停下,迎宾拉开车门,刚从外面逛街回来的安语晨,下车,取下墨镜,放入包包,踩着高跟鞋,气质高冷的走进大厅。

    喜欢拍戏,但不喜欢圈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交易。

    不过有时候,也会感叹,只靠演技何时才能出头?

    上个月她本来有机会扮演一部戏的女一号,可以在最后关头,资本大佬硬扶一位新人当女一号,不然就撤资,导演很无奈,资本爸爸得罪不起的。

    于是安语晨主动向导演提出档期冲突辞演。

    娱乐圈向来都是治本的博弈,每个明星的爆火背后都是资本运作。

    没金主爸爸,只想靠演技证道的安语晨,再同行看来,就是“死脑筋,赚钱不好吗?等火了,成名了,有钱了,到时候开工作室,自己投资,不好吗?到时候再树立冰清玉洁的人设,不香吗?非要在现在事业红利阶段玩清高,有点不识趣。”

    每个人的追求不一样,‘不识趣的’安语晨是真的不想找金主爸爸……陪一群中年油腻lsp大叔。

    至少。

    现在一年到头,还是有戏可拍,只是一些没什么人看的文艺片。

    一句想着,走到电梯走廊的拐角处,看到靠在沙发上,抱着抱枕的林澈。

    熙铂酒店+百达翡丽的年轻老板!

    年龄和自己相仿,却很谦和、没架子……这是安语晨在源邸初见林澈时候的第一印象。

    安语晨走过去,闻到一身的酒味。

    摇了摇林澈的肩膀,林澈醉醺醺的醒来,偏偏倒到的站起来,安语晨担心他摔倒,上去扶住他,林澈以为是肖萧,就顺势自然的把手搭在安语晨肩上。

    安语晨左右看看走廊,空荡荡的走廊没看到服务员。

    “你等等,我去给你叫服务员。”

    “扶我回房休息。”林澈头倒在安语晨肩上,命令了一声。

    “我不是你助理,我是……唉!”

    看到他醉醺醺的样子,安语晨的房间和林澈是一层,当然她也知道最大的那间是熙铂酒店老总的住所。

    就当作好事吧,电梯门开了,安语晨将他搀扶进电梯。

    人一旦喝醉了,身体特别沉。

    电梯间,安语晨已经很努力的架着林澈了。

    安语晨闻不惯这种浑身的酒气。

    电梯一路上升,到达顶楼。

    叮咚

    门打开,安语晨脱掉高跟鞋,光着脚,架着林澈走出电梯,来到房门口。

    “林总,你的门卡呢?”

    “这。”

    林澈指了指裤兜,然后就双手搭在安语晨肩上,继续昏睡。

    早点送他进屋,早点走人。

    安语晨伸手进林澈的裤兜,摸了摸,说实在的手都在抖,生怕摸到不该摸的,终于摸到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门卡。

    刷卡,进屋,门自动合上。

    站在入户玄关,环视一圈,作为熙铂酒店老总的房间,很大,法式宫廷装修尽显奢华,180无死角的落地窗,外滩风景尽收眼底。

    安语晨只欣赏了几秒,就继续架着林澈去卧室,扔到床上。

    “呼,总算大功告成了。”

    安语晨喘着粗气。

    他在娱乐圈待久了,看过太多太多的帅哥,已经有抗体了,所以觉得林澈也就那样,如果非要说不同,那就是他背后的百达翡丽老总身份,让他金光闪闪的很耀眼。

    酒醉之人,虽然失去了意识,但是感觉器官就更加灵敏了,意识里告诉他旁边有个女人。

    安语晨一怔,还没反应过来,“啊……”的惊呼一声后,就被一股霸道的力量拉入床上。

    吓得花容失色,双腿紧闭。

    要推开他逃走,却被抬起的左腿搭在身上,双手一搂,直接将她轻盈的身子搂到怀里,制服。

    迪奥的古龙香水从安语晨白皙诱人的脖颈散发,被林澈吸进鼻子里,刺激着多巴胺分泌,带动着荷尔蒙的加速。

    急促灼热的喘息呼在安语晨脖颈,半边脸都痒酥酥的,耳朵立刻通红。

    气氛突然变得很暧昧,被迫暧昧。

    “……林总你认错人了。”安语晨战术左仰,挣扎又无果,“我不是你女朋友,我是安语晨……”

    虽然生气,但却不怒,知道他是喝醉认错人了。

    源邸的时候,林澈留给她的第一印象很好,很绅士、温文儒雅的君z……

    撕!

    ‘子’字还未脱口,安语晨就反悔了,‘伪君子’

    茅台背的锅,酒后乱性,生猛的手,直接撕掉安语晨,花3万块买路易威登的碎花连衣裙,是真的成碎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