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富从品牌大撕开始 > 第4章 妈我要睡觉了,你出去吧

第4章 妈我要睡觉了,你出去吧

 热门推荐:
    “呼……,吓死我了,还好你反应快。”

    林澈:……

    电梯间只剩下二人,刘巧巧自动后退到林澈身边,抓起他的手,搭在肩上,长喘一口气,看到林澈一脸不爽的表情,刘巧巧开始撒娇哄他,“怎么了嘛,不高兴啦?”

    “……刘巧巧我们是在偷情吗?你刚才的表现太让我很失望。幻想一下,要是我带你回家,我遇到亲戚朋友,我急于和你撇开关系,你一定要发飙。”

    “哎呀,人家是女孩子嘛。”

    拽着林澈的手摇啊摇。

    “……”

    “能不能别生气,我错了嘛。”

    “知道错了,那待会自己找个键盘跪好,知道吗?”

    “嗯嗯嗯。”刘巧巧乖巧的点点头。

    ……

    2802

    即使是刘巧巧的父母不在,林澈内心还是有点小紧张。

    “你确定你爸妈明天才回来?”

    “……我发誓我爸妈明天回来,我还骗你不成?难道我爸妈就那么让你害怕吗?”

    “巧巧我毕竟是第一次去女孩子家过夜,我很紧张。”

    “确定是第一次?”

    “混账!你把我林澈想成什么人了,我林澈为了你,一直守身如玉,拒绝了大学多少学姐学妹,你心里没点数吗?”

    “记住你说的话,别背着绿我!要不然我废了你。”

    “嗯,绝对不会。”

    开门进屋,刘巧巧递给林澈一双拖鞋换上。

    三室两厅的房间,装修中规中矩,不算豪华,却很温馨。

    走进刘巧巧的卧室,房间不大,打扮得很少女,粉粉嫩嫩的,很香。

    书桌上摆放着从小到大做的手工和照片。

    “林澈你看这个风铃也是我做的。”刘巧巧双膝跪在飘窗垫子上,拨动窗户上挂着的风铃,发出叮铃铃的声音,很好听。

    林澈一只手搂着刘巧巧的细腰,一只手也拨动风铃。

    “你手真巧。”

    轻言细语的说,手和刘巧巧的手合在一起,林澈凑上去,刘巧巧闭眼。

    吻了一小会儿,刘巧巧轻推开林澈,“好啦,算奖励你的,我去给你拿睡衣。”

    刘巧巧拿了一条刘爸的沙滩裤和t恤给林澈。

    “不介意吧?”

    “我老丈人的衣服,我不介意。”

    “真乖。”刘巧巧摸了摸林澈的头,“你去外面洗澡,我去主卧。”

    林澈把她拉回来,搂住,“要不一起洗吧?”

    “男孩子怎么可能和女孩子一起洗,害不害臊,放开我。”刘巧巧挣脱怀抱,抓起睡衣溜进主卧。

    长夜漫漫,时间很长,林澈不急一时。

    男孩子洗澡很快,再加上林澈在陌生环境里,总觉得刘巧巧的卧室更安全,于是洗完澡就回到卧室。

    等了一会儿,刘巧巧洗完澡,披着湿漉漉的头发,穿着一套白色的吊带睡衣走进了卧室,在梳妆台吹头发。

    林澈靠在床玩手机。

    两人第一次在一个房间过夜,毕竟四年的感情基础,一切都很自然。

    刘巧巧很喜欢这样和喜欢的人一起生活的日子,朴实而又温馨。

    “林澈我手酸了。”刘巧巧放下吹风。

    “ok。”林澈放下手机,走过去,站着刘巧巧身后给她吹头发。

    透过镜子看着林澈认真给自己吹头发样子,刘巧巧觉得很幸福,脑海中浮现出对往后生活的向往。

    吹完头发,刘巧巧转过身,昂起头,朝林澈露出一抹甜甜的微笑,“林澈你真好。”说完闭上眼,收获了一枚湿吻,低下头,抱着林澈,头靠在林澈的身上。

    刘巧巧大学四年最大的收获大概就是他了。

    就这样抱了一会儿,刘巧巧知足了,松开手,从衣柜里拿出被子塞到林澈手里,“去外面沙发上睡吧。”

    “刘巧巧你没搞错吧,让客人谁睡沙发,这是你们刘家的待客之道吗?不行,我要挨着你睡。”

    江言坐在床边,赖着不走。

    刘巧巧又一次拽着林澈的手摇啊摇的撒娇,“都说了不可以那样的,你答应过我的,好不好嘛。”

    又来这套,一到关键时刻就装可怜撒娇。

    这幅撒娇可怜的模样,给刘巧巧躲了n次劫难。

    “……唉,行吧,被子给我。”

    “嗯,你真好,给!”

    “……”林澈接过被子,说实话,突然有种想回家的冲动。

    梦碎了。

    转身正要开门。

    “等等!别动!”

    刘巧巧拽着林澈,细细聆听有钥匙开门的声音。

    林澈慌了,“刘巧巧,你不是说你爸妈今晚不回来吗,你这是要搞死我啊。”

    “我哪知道啊,别出去了,你去床上躲着,糟了,你的鞋还在外面。”

    刘巧巧一把将林澈推倒在床上,穿上鞋子,犹如一阵疾风驶过,开门冲到门口,从鞋柜上拿着林澈的鞋子跑回来,关门砰的一声,同时大门也被推开了,刘巧巧的父母提着老家带回来的土特产回来了。

    “嘿,巧巧干嘛呢,关门那么重,越来越不像话了,赶紧出来。”刘巧巧的母亲王丽在客厅喊话。

    “妈,我要睡了,有事明天再说。”轻轻的反锁门,蹑手蹑脚的上床,朝林澈做了一个“嘘!别出声。”

    林澈:我好慌,我现在想从窗户爬出去。

    咚咚咚

    敲门声。

    “妈你干嘛啊。”

    “开门!”

    “嘿,还反锁门,很好。”

    王丽从电视柜找出卧室钥匙就开刘巧巧的房门。

    卧槽!要玩出事啊!

    一万字羊驼从林澈心里奔腾。

    衣柜很小,又是一格一格的,除非把林澈大卸八块才塞得进去。

    此时林澈真有那种躲到窗外空调外机的冲动,可惜不锈钢封窗,了解一下,死死的。

    王丽推开门的瞬间,林澈缩进被窝,刘巧巧用一个很大的大熊抱枕放在上面,自己也缩了下去,只露出一个脑袋,装出很困很困的样子,“妈,你干嘛呀,我真的要睡觉。”

    目视王丽走过来,一屁股坐在床边。

    刘巧巧强装淡定,防御性的手死死拽着被子,身子朝里边蠕动,靠着林澈。

    “巧巧你生病了吗,脸这么红?”王丽伸手摸了摸刘巧巧的额头。

    “妈,我今天玩太累了,想睡觉觉,你出去吧。”

    “急什么急,我问一个事就走,去帝都上班的事你考虑得怎么样了,我警告你,你别为了那个什么林澈放弃自己的前途,知道吗?”

    “知道,我想清楚了,我要去帝都,妈我知道了,你出去吧,求你了,我真的很困。”

    “既然如此,你明天就去帝都。”

    “明天?”

    “嗯,你爸早就给你安排好了,就是因为你一直迟迟未回应才托到现在,既然答应了就马上去,大公司又不像小公司那么空缺,知道吗?”

    “哦。”

    “知道就好,女儿啊,一转眼你都长大要参加工作了。”王丽握住起刘巧巧的手,“我和你爸总算是把你拉扯大了,想到以前你还是这么高的小丫头,一转眼就成大姑娘了,妈很高兴。”

    王丽此时母爱泛滥成灾,拉着刘巧巧,说个不停。

    被子里的林澈彻底服了。

    好像这样,刘巧巧就很听话,又不敢动?

    林澈的手伸进了衣服。

    刘巧巧一愣,竟然在这种情况下还敢乱来,生气,慌张,却不敢动。